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周慧敏 > 山脚下的茶叙

山脚下的茶叙

发表于 2021-05-06 15:21:49 来源:书报刊信息网

    回乡清明,小住几天。

  写了一篇散文,长子家没有网络,想借报馆大山脚办事处传稿,打听之下人事已非,退休后比较懒得和陌生同事打交道,算了吧,还是找文友菊凡去。

  菊凡家我是熟悉的,每次作协槟吉玻联委会议,大多数在他家。

  而且菊凡从教育界退休多年,平淡和务实的生活和我相近,他曾短期参政,我也在同样诡谲圈子混了多年,更使我心醉的是他的短篇,从60年代开始握笔时,菊凡和宋子衡的短篇小说都是从不放过一读再读的文学作品。

  作协开会选择菊凡山脚下的家,一来吉中的冰谷、苏清强、吉北的何乃健和我可以共车南下,二来大山脚的宋子衡、陈政欣、叶蕾等内陆文友省却槟威大桥堵车之困扰;而槟岛的温祥英、钟可斯、杜忠全、沙河和孙天心等只要共车化半句钟车程(假如岛上公路和大桥顺畅无阻),就已成事。

  登门按铃,开门的是菊凡女儿,不巧菊凡骑摩多外出,他女儿说菊凡没带手机,踌躇失落间,菊凡却像风一样及时回来了。

  刚巧他闲得无聊,外出访友不遇,见我老远到来,清明时节完全没约险些落空却终于如愿一见,真感邀上天这样一次见面的安排。

  菊凡和我一样都是退休龄才学电脑打稿,电脑这门科技,没碰前总是敬而远之,离得越远就越好,盖不懂的东西,好像语文,你若不会讲英语自然不敢接近满口ABC的二毛子;我学电脑,是和一位比我年轻廿多岁的记者同事计时竞赛的情况下过关了,同时也帮了这位同事,逃过被总编“假如下个月还是用手写新闻,编采从此放弃此人”的下令。

  传了稿,再约宋子衡,我们来到了大山脚点心城,那已是中午时分,点心也卖得稀稀落落,宋子衡说只是喝茶不吃点心,因那天是清明,家里拜祭后的鸡鸭烧肉不吃,老婆会脸黑。

  其实我们志在叙旧聊天,如果温祥英在,不忘啤酒侍候,我和子衡不喝酒,菊凡少服多只好以茶代酒,但依然如沐春风,茶来一样千杯少。

  我喜欢这样的茶叙,尤其在山脚下,靠近居林家乡和母校,60年代觉民独中一般年轻人的文艺约定,重新入梦,好过大鱼大肉却要你应酬签一单保单,再不然或不小心赴一个下午茶局,即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。

 

编辑:周莉

广告

weixn

随机为您推荐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山脚下的茶叙,书报刊信息网   sitemap

回顶部